临风

生活像一团疙瘩,总有那解不开的小麻花呀~
近期杂事略多,更新不定,望见谅ˊ_>ˋ

【王乔】机缘 11

抱歉这一周忙成狗……同事请假了事儿都扔给我了……

很认真地考虑了明年辞职的问题,嗯。

后面一个剧本的背景直接借用另外一篇文的,剧情全改了,我觉得我大概跟那个题材干上了(咳



11.

 

不管你喜不喜欢,暑假都摆在那里,不长不短。

这一年的暑假,各路神剧照播,年轻人喜欢的电视节目依然充斥了各大卫视,对一部偶像剧来说,要拼一个市场份额实在不是件太过容易的事情。

好在剧组宣传的时候并没有放弃某些基情,随着各路大神的脑洞脑补,好端端的一部偶像剧愣是被冠上了“只要你细心,总能发现JQ”的副标题。

乔一帆有些无奈地看着手机,这个连视频网站都沦陷的时代啊。

话说他今天本应该是跟着方锐来谈新剧,结果唐柔那边临时出了点事情,方锐无暇他顾,就委托了安文逸陪着来。

而安文逸似乎是早上接到的公关部消息,提醒他近期注意乔一帆的感情导向,这才发现原来连视频网站官方都被同人攻陷。虽说明知道起源于网友脑补,但总不好就此置之不理,毕竟这部分粉丝仍是小众,大众可并不见得乐意接受这种感情跨越性别的剧情。

安文逸心思通透,将手机递给乔一帆看了,又提醒他一句,“小心有坑。”

霸图前来谈判的代表不是那位传说中霸气侧漏的老板,而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

“我是张新杰,抱歉让两位久等。”握手,自我介绍,礼貌的客套过后直入主题,决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对于同霸图这种大公司合作,乔一帆心下还是有些忐忑,若不是王杰希从中牵线,他难以以新人的身份接到这种大制作的正剧——

并且王杰希丝毫不客气,上手推荐他便是主角。

乔一帆有些出神地盯着会议桌中央的投影仪,张新杰与安文逸来来回回的对话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一寸灰:多谢前辈@李轩指导^^期待下次合作![图片]”

然后收到一条私信,发件人是王杰希。

“最近还在忙?”

这两三个月以来,王杰希经常这么起头跟乔一帆闲聊,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这是乔一帆自以为的。

其实就是谈谈人生聊聊经验,顺便倒倒苦水,乔一帆忙起来甚至能到下夜一两点才休息,片场也并非人人都以礼待人,脾气上来了谁也拦不住,更何况他一个普普通通的串场新人,并没有多少人会给他留情面。

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也就对王杰希的关心越发觉得暖心了起来。

“还好^^已经习惯啦!接下来准备好好消化一下这段时间的收获,有机会再去试正剧,越学越发现自己需要学好多~”

王杰希明显感觉到乔一帆心情愉悦轻松,也就顺着扯了一句正事,“方便接电话么?”

然后就是让乔一帆呆了一分钟的消息。

 

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乔一帆忙眨眨眼,顺手掐了一把大腿,清醒过来。

“还有一条,韩总特意嘱咐的,”张新杰似乎已经同安文逸谈完了合约意向里的公事,开始谈附加条件,“拍摄期间,谢绝探班,以及剧组成员外出参加活动和代言。新剧会在开机前和开播前进行统一宣传,其他场合不允许提及剧情等相关内容。”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这相当于封闭式管理剧组,来之前方锐并未提及霸图会有这种条件,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定夺,就偏头想征询乔一帆的意见。

毕竟对于演员来说,全身心地专注于一个剧组,虽能出精品,但很难实现——不管是公司为了适度保证曝光度,还是艺人本身对于通告的需求,这都是一条严苛的条件。

乔一帆丝毫不犹豫地点了头,签字画押,接受了霸图提出的八月到十一月之间四个月的封闭拍摄要求。

 

“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方锐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但你好歹争取一点点自由啊!你知不知道八月是仲夏夜大结局的时间段!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人气高!你懂不懂需要配合人气刷通告!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你的时候你玩消失去?”

乔一帆的眼睛追着方锐来来去去,他觉得好像又惹到这位哥了。

“我……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魏老大总说你有见地,我看你是太有见地了,你真的把这项工作当成艺术了。”方锐挠头叹气,“不拦你了,老叶说你省心,老魏说你省心,那我也就不操心了。毕竟这次机会确实值得付出这么多。以后自作主张之前记得问问我们的意见啊。”

乔一帆的表情瞬间亮了起来,连说话的音调都轻快了许多,“多谢方哥!”

 

其实不能怪他这么执着这一部电视剧。

剧本编排严丝合缝,剧情滴水不漏,难得的没有太多情爱,参演的多数是平日低调的实力派前辈,给他一种不小心进入了某种神秘圈子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好像某些只对会员和会员的朋友们开放的私人会所,达不到这种层次,或没有内部人员推荐,很难进入的一个圈子。

虽然这比喻不太恰当,不过确实是这么个理儿,乔一帆去试戏的时候甚至还碰到两位当红的一线演员。

最终让导演及编剧敲定他的原因,是他身上那种自然的未经雕琢的气质,乔一帆很好地保留了这种感觉,谦逊,内敛,与世无争。

后来据某不愿透漏姓名的导演点评,这位演员,是很难得的没有被红尘浮世利欲熏心的人,大概在当时,他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七月中旬,高英杰等一众《仲夏》主角忙着四处赶综艺节目做空中飞人的时候,乔一帆已经窝起来开始吹空调看剧本,还去网上找了许多历史类正剧观摩,希望能把自己的脑回路代入到那种一句一个圈一步一个套的思维模式中。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人的智慧是难以探知高度的。

“一寸灰:中国人果然是最聪明的[吐血]”

其实这时候他已经有不少粉丝了,虽然自电视剧播出以来他的曝光度低得可怜,也不能阻止有人单只因为他的表演就粉到不要不要的。

“一帆小天使受什么刺激了[微笑]”

“大概跟老狐狸斗心眼又输了?=口=”

“噗发现同好!你也是叔侄党么?”

“啊对啊!叔侄年上什么的最爱了!”

然后这两位就在乔一帆的微博下面版聊了……

乔一帆难得的来了兴致,他只是单纯觉得这两人讲话看起来很好玩儿,但是又看不懂,也就耐着性子一条一条地刷这两人的聊天内容。

“对了有个视频你看过没?可神了!非梦大大的!”

“哪个啊?刚开始萌,看过的不太多(。・∀・)ノ゙”

接着那个人就回了个网址。


——TBC——

评论(14)
热度(38)
©临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