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

生活像一团疙瘩,总有那解不开的小麻花呀~
近期杂事略多,更新不定,望见谅ˊ_>ˋ

【李乔】那些年少的风花雪月

其实只有风和雪……没有代表甜甜蜜蜜的花和月……

@magma 的生贺……梅太太生快啊23333~

别嫌弃……我是真的不太会校园架空这种范儿……

不渣也不总裁,小清新一下~只有傻和白,没有甜……

 

 

 

E大作为东部沿海一带著名学府之一,其选修课也是出了名的难抢。

再加上选修学分在全年学分中占据的比例确实较重,也导致了每学期第二周的选课阶段拥挤得如同春运的车站。

乔一帆无奈地浏览着学院网站挂出的公共选修和专业选修课程表,几个全校有名的热门课程早在开通选课系统的第一时间就严重超标;至于一些比较容易通过,教师也不会点名的课程,也在他选完一门必须完成一定学分的思想政治类课程后满员停止对外选课。

十几个页面,上百门选修课,真正能引起他兴趣的课程也就那么几门。

拖来拖去,室友安文逸都受不了了,跑过来看了一眼。

“你怎么还先选思想政治啊!谁不知道抢课要先抢热门的!你看看你选的这一门,预计人数60,你这都排队排到70多了,过审很难了啊!”

犹豫了十分钟的功夫,又一批比较有趣的课彻底跟他拜拜。

“算了,我给你选!”安文逸干脆抢夺了乔一帆的电脑控制权。

“《马文化概论》?这是个啥?预计50人只有12个人选?那就它了!确保过审2学分到手!”安文逸痛快地点击了“确定”。

 

学期第三周的晚上,乔一帆按着课表时间提前10分钟到了教室,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很多学生对于公选课的态度一向是“第一周探探风向,以后就看情况”,留个同学院的或者熟悉的值班同学通知考试和作业就完事儿,没多少人愿意认真参与不感兴趣的课程。

《马文化概论》听起来似乎跟那位伟大的无产阶级思想家有不少关联,奈何实在没什么课选了,凑合凑合就当完成这学期的学分任务了。

上课时间到时,一个颇为年轻的讲师走了进来,一边传输课件操作投影仪,一边带着礼貌的笑意说着:“你们很多人大概以为这门课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文化吧?”一时间教室内的所有人都带着好奇的目光看过来。

投影仪打开,课件也显示出来,首页上一匹漂亮的阿拉伯马正迎风奔跑。

 

乔一帆在那一天记住了一个名字,李轩。

或许是李轩的气质吸引了他,特别干净随意的一个人,带着温柔的笑意,让所有人都忍不住认真听他讲话,感受着他对于自然界的尊重和热爱。

下课回到宿舍后,乔一帆在学院网站上找到了李轩的校内邮箱,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老师好,我是生科院08级的学生,今天听了你的公选课,感觉很有趣,老师能提供一些相关的网站给我么?——乔一帆”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校内邮箱收到了回信。

“你好,谢谢你喜欢我的课,以下是一些有关马的论坛和网站,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意看看^^——李轩”

联系就在不知不觉中建立,随着日子如流水一般悄悄而过。

 

二年级时,各学院的专业类课程授课密度开始加大。

乔一帆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再次碰到了李轩。

许久不见的讲师穿着洁白的实验服,端着一盘培养皿从恒温室出来,抬头正好看到背着书包有些呆愣的学生。

“小乔?”李轩先打了招呼,两人在网上的交流越来越多,李轩也干脆给他自定义了一个昵称。

“啊,老师好!”乖学生乔一帆有点紧张地打了个招呼。

“我也不带你的课,就叫师兄吧,都是生科院的出身,别那么多规矩了。”李轩笑了笑,“来上实验课?”

“嗯,植物学的实验课。”

“咦,刚好在我们隔壁嘛。”李轩点点头,“先去上课吧,回头聊。”

依然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仿佛本能地抗拒与任何人接触,却又理智地维持着与周围所有人的关系。

 

实验室永远缺不了玻璃的器具,而洗玻璃也就成了每周值日生的重任之一。

乔一帆有幸被安排在一节消耗了大量玻璃片的实验课后,大堆玻璃被学生们扔在水槽边的塑料盆里,随着水的波动折射着下午的阳光,斑斑驳驳的,流光溢彩。

乔一帆认命地撸起袖子一片一片地用试管刷蹭着,但毛刷毕竟刷不干净,最后干脆用手一片片地擦过来,不小心就划伤了手,一线殷红顺着手上的水滴滴落。

“嘶……”乔一帆忍痛收回了手,用蒸馏水冲了冲,又等着它晾干。

“小乔?值日呢?”李轩那边的课程已经结束,正往回走,路过植物学实验室的时候瞥了一眼,就看到了熟人。

“啊?嗯,师兄要回去了?”乔一帆抖了抖手上的水,用另一只手握住受伤的手指。

“手怎么了?”李轩眼尖地瞅到乔一帆皱着的眉头。

“呃,不小心划伤了……”手上的伤口看来挺深,刚刚冲完水又开始出血。

李轩冲进来,抓过乔一帆的手,就看到了那条口子。“得涂点双氧水,这口子有点深,别洗了,跟我过来。”

“哎?……”乔一帆莫名其妙,由着李轩拽着他去了准备室。

 

“你也真是实在,让你洗你就一片片洗啊?”李轩涂着药水,还不忘说点儿什么分散乔一帆的注意力。

“可是……不这样的话下次实验用起来会影响效果的。”乔一帆愣愣地答,视线锁定在李轩的侧脸。

秋日的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温和,准备室开着窗,一丝还带着点儿夏天热气的风吹进来,挠得人心尖儿痒痒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化在风里。

“洗这些大堆的器具呢,要先用中性洗洁精泡上一段时间,只要不是太过严重的污迹基本上水一冲就干净了,以后可记住了。”李轩上完药,又从抽屉里摸出一片创口贴绑上,“今天睡觉前摘下来,千万别捂着。”

乔一帆闷闷地“嗯”了一声。

有什么情愫在生根发芽。

“好了,回去吧,伤口暂时别沾水。”李轩拍拍他的肩膀,又去衣柜里拿出实验服穿上。

“师兄……?”

“我去帮你把剩下的洗了。”

“不……不用了!我……明天早上我来洗就好!”乔一帆惶恐地阻止。

“特殊情况嘛,先帮你一次。”李轩把他推出门外,分别前眨了眨眼,“记得请我吃饭。”

 

李轩的“请我吃饭”只是一句客套话,如同使用率很高的“有空再聊”一样,只是结束一段对话的常用语。

不过乔一帆却当了真。

他特地精心挑选了一家评价很不错的特色菜酒店,又用校内邮箱给李轩去了邮件询问安排。

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乔一帆的心情瞬间好到+MAX,连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都阻挡不住他乐呵呵的样子,闹得安文逸大呼“你不会是跟妹子表白成功了吧。”

“不是妹子。”乔一帆哼着歌,翻看考试科目的课件,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难道还是汉子?”安文逸畅想了一下,然后被自己的想法惊得虎躯一震。

“嗯。”

“我……”靠。后面这个字儿安文逸没敢说出口。

 

两人约好一起吃饭的那天,刚好一场寒流席卷而过。

酒店里很温暖,室外猛烈的大风和室内喧闹的气氛呼应得相得益彰。

“现在的学生都能有这么好的消费观念了啊。”李轩坐在乔一帆对面,半开玩笑地打趣。

“不是……就是想谢谢师兄。”乔一帆的脸红红的,低了低头,声音细如蚊呐。

一顿饭倒是吃得宾主尽欢,主要还是归功于李轩。

乔一帆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面对李轩的时候总是有些心跳加速得不自在。李轩的每句问话,他都有听,但都没听进去,满脑子想的是安文逸之前给自己发来的几个网址。

简直……要羞死人了……

不过……要是跟师兄的话……

李轩好笑地看着对面的师弟又脸红了,忍不住伸手过去捏了捏看起来很软的脸颊,“怎么今天心不在焉?想女朋友呢?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不用为我这么熬着。”

乔一帆的脸更红了。

 

酒店距离学校比较远,起风的时候乔一帆已经在来的地铁上了,他还是比照着上午的温度穿了一身轻薄舒适的休闲装。

两人刚一出门,凛冽的寒风就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竖起了领子抱着胳膊,试图减少热量流失。

李轩看了看乔一帆的样子,干脆把自己的外套让给他。“赶紧回去吧,再晚就不好换车了。”

乔一帆摇摇头,“外套你穿着吧,这么冷,我没关系的,打个车就好。”

“怎么这么爱较劲呢?”李轩无奈了,就这么实心眼,简直……呆萌还有点可爱。

最终乔一帆还是被李轩用外套裹粽子似的打好包,丢进了出租车里。

 

接下来的一个月,乔一帆都再没有碰到过李轩。

他想过发邮件,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像两个人都很默契地突然不搭理对方了。

已经到了十二月的中旬,各处商家都开始打出圣诞节的噱头,吸引着人们前去消费。

乔一帆在周末陪着安文逸压马路,抬头看到橱窗上贴着的大片雪花和圣诞老人的窗花,听着商店外放的圣诞节音乐,心里不由得有点苦。

恰在此时,安文逸接了个电话,跑到远处不知道说了什么,又跑回来对着乔一帆请假,“圣诞节不能陪你玩儿了啊,佳人有约。”说着还晃了晃手机。

乔一帆笑了笑。“玩儿得愉快。”

 

平安夜的时候,乔一帆抱着个苹果,坐在电脑前,打开校内邮箱。

他不想等了,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宿舍外,不知道谁特别有兴致地搬来几箱烟花放着,喧闹的夜空映衬得室内更加冷清。

“师兄,平安夜快乐!很久没联系了,很想你,方便给我一个手机号送祝福么?^^——乔一帆”

直到圣诞节来临,隔壁宿舍楼的疯子们都已睡下,校内邮箱仍然没有收到回复。

大概是……意识到什么了吧?

乔一帆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

 

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到来时,所有学生们正忙着准备期末大考。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安文逸正背着的各种植物门类的主要特征。

“师兄?!”乔一帆惊喜的声音则彻底把仍睡着的莫凡吵醒了。

“嘘!”安文逸对着乔一帆比了个手势,后者歉意地点点头,抱着手机出了宿舍。

“出国培训了两个月,刚回来就看到你发的邮件,现在要祝福还来得及么?”李轩温和的笑声从听筒传出来,顺得乔一帆的心情也慢慢宁静了。

“师兄……节日快乐。还有……每天都要快乐。”

“我现在就很快乐。有你。”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乔一帆又脸红了。

“嗯……我也很……”

“我在你楼下,不来投奔我?”李轩笑着问。

 

秋有凉风冬有雪。

春有百花夏有月。

 

——完——

评论(8)
热度(29)
©临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