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

生活像一团疙瘩,总有那解不开的小麻花呀~
近期杂事略多,更新不定,望见谅ˊ_>ˋ

机缘 28

煎饼果子来一套!

恋爱中的人是傻子=没谈恋爱的人可精着呢

是吧!_(:з」∠)_



28.

 

本来王杰希提起这事儿,是想着提醒乔一帆他应该是亏了一部分报酬。

他本就看不上东升,何况业内有点眼光的都能预测新戏上星以后乔一帆的身价必然是一线,东升这是上赶着低买高卖,用别家的钱给自己宣传。

——但乔一帆还就跟这角色对了眼缘。

看他似乎对这些一概无所谓,王杰希也干脆放宽心,各人有各人的道,他并没有权利过多干涉——虽然他似乎也没少干涉,而乔一帆也总是很信任他。

养养鱼,逗逗猫,午饭四碟菜,花间一壶酒,王杰希觉得,自己大概提前享受起退休生活了。

或许因为酒,或许因为人,总之这一个月来压抑的情绪一点点放松下来,心情豁然开朗,连带着也不小心喝多了点儿,顺手也拉着后辈陪他多喝了两杯。

毕竟还是高度酒,不常接触酒精的人都容易有些头晕,何况除了工作就是宅家的乔一帆,碗盘都收进水池里发现自己又晕又困,而某位前辈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睡一会再走吧,碗留着我自己刷。”他抬手示意,“客卧壁橱左边有被子,眯一觉就清醒了,你喝得不多。”

“好,”乔一帆担心自己一个失手“碎碎平安”,也老实不客气地转身,“谢谢前辈。”

 

虽说是头晕犯困,但躺下以后又清醒了。

房间里暖气很足,日光透过浅色的窗帘似乎还带着一丝热度,乔一帆干脆闭上眼睛,就当享受一下。

天知道杭州的公寓简直透心凉,睡觉都得电热器陪着,衣服都是电热器烘干,作为一个北方人,能在杭州熬冬简直是壮举。

仔细回想一下,似乎是吃饭的时候王杰希的心情渐渐好起来,不像上午那般一派敷衍态度,而自己明知道这人有心事,还得故作不知尊重隐私,要不是王杰希开口留饭,估计两个人好感度得从头刷起了。

好奇心没害死布丁,倒是害得他自己百爪挠心,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是站在悬崖边,一句话说错连删号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以前并不这样啊。

 

突然一只猫爪袭来,乔一帆下意识地抬胳膊挡脸,就把自己弄醒了。

低头一看,布丁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床,正窝床尾睡着。

日头已经偏西,目测可能睡了得有三个小时……

但乔一帆觉得自己此刻特别清醒,也特别有勇气。

似乎是睡梦中什么事造成了醍醐灌顶的效果,他对着猫尾巴发了会呆,还是没想起来。

管他呢。破而后立,这是当时接剧本时定下的目标,现在却要先用在某位前辈身上。

作为好友,他们的相处已经被局限在前辈和晚辈的固有模式中,他做不到像方士谦那样对着王杰希勾肩搭背,因为那不尊重;王杰希想来也不会像安文逸那样一本正经开自己玩笑,因为他本人还是很有“格调”的——说白了,那是前辈的谱。

更何况,乔一帆心知肚明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

无须再忍了。不过一句话的事。男人要勇敢做自己。

在心里给这几句话加了重重的句号,鼓励自己不过是问个问题,成或败,都不会影响两位专业演员彼此的相处模式。

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清醒的乔一帆叠了被子铺好床,抱着被打扰了午睡的布丁走到客厅,就见王杰希正看书——

《天地劫》。

“前辈,”

“嗯,醒了?还头晕么?”

“不了,打扰这么久……”

等等,不是想好了,怎么又不敢说。

“没事,你来我也很开心。”

“那我就……”心跳加速血脉贲张四肢甚至开始有些酸麻而肚子也似乎凑热闹有点疼……

“再坐会儿吧,反正还早,聊聊这本书?”

乔一帆能感觉到,自己如果是个气球,那本书就是根针。

不对。

似乎王杰希自始至终并没有直视他——看花看鱼看布丁,谈天谈地谈剧本,就是不看乔一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要问问前辈在这个下午经历了什么——乔一帆在心里盘算着。

也许世上的巧合没有那么多,但这个巧合偏偏真的存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某人突然又开始激动,对方说什么早已经听不进去,但粗鲁地打断他人说话又是不礼貌的行为——

“看得出作者很喜欢陆谦这个角色,把过往小说中有关主角的套路搬到了反派身上,尝试着通过对立面的同种遭遇不同结局表明邪不胜正的道理,过程的精彩完全掩盖了结局的老套,”侃侃而谈的人抬起头,意外地发现对面的后辈似乎没在听。

“一帆?”

“前辈?”

“怎么了?”

“我在想……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些么?”

王杰希失笑。“分担什么?你自己也还需要工作。”

“各种意义上的,我不想看你……不开心。”

乔一帆不再盯着对方,垂了眼等答复。

“并没有不开心,只是前阵子一位长辈过世,有些压抑。”王杰希想了想,做了个可有可无的解释。

“我很抱歉。”

“没事。”

“那我……还是回去吧。”

“我送你。”

结果还是失败了。砍号重练,不知道GM会不会同意?

乔一帆闷闷地穿上外套,决定亲自要一份判决书——“前辈,你懂我的意思么?”

王杰希这次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懂。但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么?”

“我知道。”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不会同意?”

“……是我唐突了。”乔一帆转身,他只想逃。

“等等,”王杰希突然抓住他的胳膊,“我跟你说过我不同意了么?”

 

似乎过了很久,乔一帆才找回自己的意识。

右手依然搭在门把手上,左边的胳膊也依然被人虚握着,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他绝对敢打赌肯定算不上好看。

激动?必然的。惊讶?大概还在。开心?他觉得自己像踩在棉花糖上呢。

可等他终于鼓足勇气回头看时,王杰希还是那副冷静的表情。

“我帮你排除一个分支,你自己把剩下的可能性都考虑清楚。”他松了手,“我送你。”

明白这几乎等同于王杰希的正面答复,乔一帆也没了得寸进尺的脸皮,他颇有些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鱼缸旁的布丁,心里痒痒得像是刚被猫尾巴刷过。


——TBC——

评论(9)
热度(45)
©临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