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

生活像一团疙瘩,总有那解不开的小麻花呀~
近期杂事略多,更新不定,望见谅ˊ_>ˋ

【李乔】一往而深 一

艾玛我最近不想干正事儿!

写个正常点儿的同人?

原著对双鬼的描述确实太少了,完全没法抓人物的感觉

私设多得遍地都是

弃权声明:文中角色属于蝴蝶蓝。



一、

    

第八赛季,全明星赛第二天,阴。

乔一帆有些忐忑地站在李轩房间外面,犹豫了半天,刚抬起手,房间门开了。

“咦?”吴羽策好奇地站在门口,“你不是微草那个新人?”

乔一帆小心地点点头,“前辈早,……”

见乔一帆欲言又止,吴羽策平日里有些作怪的爱好又上来了,“这么早,来叫起床么?”

千万莫把中间那个字儿给省了啊。虽然吴羽策把它咬得特别轻也特别快。

“请问……李轩前辈在么?”

 

所以这是怎么个事儿啊。

餐厅里,李轩和吴羽策坐在餐桌一边,乔一帆坐在另外一边。

这种奇怪的组合形成了属于鬼剑士的鬼阵结界,成功阻隔了想要上来拼桌的高英杰和虚空战队的经理。

乔一帆慢吞吞地戳着盘子里的食物,一个煎蛋快被他千刀万剐了,也还是没进去几口。

李轩暗示地看了吴羽策一眼,后者很上道地爬起来去拿吃的。

“别戳了,都糊烂了。”酒店厨师特意煎得流黄的鸡蛋变成了蛋饼糊糊,李轩有点无奈地伸手拿过对方面前的碟子放在一边,又把自己先前取的小笼递给他。“特地找我有什么事么?”

“前辈……可以指导我怎么用阵鬼么?”乔一帆在肚子里翻了大半夜加一个早晨的措辞,结果最后憋出来的还是最直接的。

李轩有点诧异。

虽然他知道联盟并没有什么不同队伍之间不许互通有无的规定,也知道联盟早年确实有相互交流磨合技术的传统,但在潜规则越来越多的今天,能说出这句话来,该说乔一帆不明白世事呢,还是这孩子一心就想练好阵鬼?

“你们队里,不是有个阵鬼么?”李轩没直接答复,而是转移了话题重心。

乔一帆不吭声,他在微草的地位透明得如同随叫随到的小媳妇,更何况他的本职是刺客,队里有一个阵鬼的情况下不可能还再需要他这样一个新人——但是这种情况却不太适合对外人说。

吴羽策端着三个盘子回来,一股脑扔桌子上以后又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来几根香蕉。

李轩有点嫌弃地斜了他一眼,“联盟几个妹子没见哪个对你有意思,别总到处炫你的身法,就不能放下了再拿一趟?”

吴羽策悠哉地坐下拽过一根香蕉开始剥皮,“这不是给你俩一个比较长的谈话时间么。”

乔一帆有点愣愣地看着李轩顺手又推到自己面前的烧麦,“轮回今年确实翻身了啊,往年来比赛订的酒店都是四星,今年头一次办全明星就直接砸钱换五星。”说着还示意乔一帆别客气,“你还没成年吧?还在长身体,别那么多心事,该吃吃该睡睡,天塌下来有个儿高的撑着。”

吴羽策听了这话,毫不掩饰地将李轩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地打量了一遍,眼神里充满了“你也就跟孩子比身高这点儿出息了”的评价。

不过看在是仰慕你的后辈的份儿上,不吐槽了。

 

乔一帆觉得早饭吃得有点撑了。

他以前也不知道李轩这么有老妈子的特质,突然被关怀得无微不至的感觉就好像烧火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千金,也让他头一次体会到了高英杰平日里对着王杰希的照顾有点无措的心态。

到了最后,就是李轩给什么他吃什么,吃饱了还被灌了一杯牛奶——当然跑腿的是吴羽策。

对此乔一帆实在不好意思地表示再也吃不下了,双鬼才停止了投喂行动。

吃完饭往回走,吴羽策说要做练习,就自己先回房间了。

剩下李轩和乔一帆大眼瞪大眼。

最后李轩笑着提议,“去江边走走吧。”

 

说句大实话,一月份的上海,天气的确不怎么样。

再加上这一天阴沉沉的,看上去随时要下雨,李轩从前台借了一把伞,就施施然地带着乔一帆出门了。

江浙一带的冬天,湿冷得如同自带破甲效果的法术攻击,让你从汗毛孔到骨头缝,没一个地方不叫嚣着要给它跪了。

李轩和乔一帆都是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大好青年,冷了有暖气烤得口干舌燥,冬天补水还来不及的那种,根本难以抵抗此等魔法攻击,刚在江边转了一会就有些羡慕吴羽策了。

偏偏今儿还有点风,虽然不大,却也不好让人在室外开口,极容易受凉胃痛。

两个人默默地走了十几分钟,李轩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标志,将乔一帆拽了进去。

“想喝什么?”李轩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乔一帆乖乖地跟着他落座,像只宠物兔子。

“呃……前辈,我不喝咖啡,你点就好了。”乔一帆颇有些尴尬地答话。

李轩挑眉,“这么小资装逼的活动你居然不参与?”

乔一帆忍不住笑了,“我对咖啡因有些过敏,喝咖啡容易头晕胸闷,你点就好,不用管我。”

李轩点完单,又问乔一帆,“那你长这么大就没进过星巴克?”

“跟英杰他们去过一次,就点了杯冰红茶。”

李轩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后辈,实诚之余还有那么点儿可爱。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聊着,从荣耀谈到小吃,又从体育活动聊到淘宝爆款。

等到聊得尽兴,李轩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已经十一点了。

“小乔啊,换个手机号吧,以后多联系。”李轩已经把对乔一帆的称呼升级成大美女了。

乔一帆点点头,慎而重之地存下了李轩的电话。

外面早就下起了小雨,虽说不大,但湿漉漉地特别烦人。

李轩撑开伞,大大方方地揽过乔一帆的肩膀就往回走。

乔一帆有些忐忑,两个大男人是没什么,可就是觉得,如果靠太近了前辈会不会不舒服,离太远了又会不会让他觉得我不喜欢他。

所以乔一帆永远做不到像别家孩子那么没心没肺地享受别人给与的关心。

 

全明星活动结束后,乔一帆随着微草的队伍回到了北京。

刚刚进宿舍,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登了QQ,在职业选手群里找到了“逢山鬼泣”,递了个好友申请过去。

“前辈好,我是乔一帆(*^__^*) ”

咳嗽的声音几乎秒传回来,看来李轩也刚好在电脑前。

逢山鬼泣:到了?

灰月:嗯(*^__^*) 

逢山鬼泣:你平时的训练就是练习这个刺客号么?

灰月:是啊,阵鬼的号我都是晚上在宿舍偷偷练的。

逢山鬼泣:没跟你们队长提过试着换个职业看看?

灰月:队长不会同意的吧……而且周前辈也做得很好

逢山鬼泣:嗯,平时队里复盘的时候先自己分析一下局面,然后再多听听周烨柏是怎么处理的,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去找找我们比赛的视频,有不懂的就来问我。

灰月:谢谢前辈(^_^)

逢山鬼泣:一个职业必须得从头练起才能自己摸索清楚一些基本的原理和套路,我之前听你说你的阵鬼号大部分是代练升级的,这中间可能会有些地方有遗漏,自己练手的时候多注意一下走位和距离的拿捏,也可以找团队本练习一下解读局面的能力。

灰月:好的(^_^)

逢山鬼泣:不能因为你想转阵鬼就抛弃了基本功啊,微草这么好的冠军队条件,可千万别掉队了。

灰月:我会的,谢谢前辈(^_^)

逢山鬼泣:不早了,洗洗睡吧,你们今天也挺辛苦的吧

灰月:还好,前辈晚安(*^__^*)

一瞬间从“好前辈”转移到“只谈正事”的风格的李轩让乔一帆多少有点不太适应。

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前辈不会是烦了吧,讨厌我了?

其实李轩只是觉得没什么话好交代了,这后辈对阵鬼还不是特别熟悉,总不能手把手地教他一个个放技能吧?自己是虚空的队长又不是微草的陪练,路是别人的,自己只是在必要的时刻指点一下而已。

反正也不早了。李轩洗漱完了,躺床上抓过手机要关机,突然灵光一闪开了微博。

搜了搜,乔一帆居然还是实名注册的,这么个小透明的选手别人没有冒牌的意义。

看了一下这人发的微博,寥寥几条,有吐槽战队食堂包子包太大的,有跟高英杰一起去超市碰到理货员摆出变形金刚造型的卫生纸,也有转发微草战队第七赛季总冠军的庆贺消息。

真的是个单纯的孩子啊。李轩默默记下了乔一帆的微博,手机不能悄悄关注,他决定第二天起床以后换电脑再说。



——TBC——

评论(19)
热度(113)
©临风
Powered by LOFTER